在 AGV 的应用环境中,往往由多台 AGV 组成自动导向小车系统(Automated Guided Vehicle system,AGVs),该系统是由 AGV、导引系统、管理系统、通信系统、停靠工位以及充电工位等组成的自动化 AGVs 系统。AGVs 的上位机管理系统通过通信系统与系统内的 AGV 通信,优化 AGV 的作业过程、控制 AGV 的运行路线、制定 AGV 的搬运计划和监控 AGV 的运行状态。AGVs 易于和其他自动化系统集成,容易扩展,不同的 AGV 能够在同一个 AGVs 中运行,在AGVs 中即使有个别 AGV 不能正常工作,系统也不会瘫痪,故障容忍能力强。

正是由于 AGV 和 AGVs 具有以上优点,因而广泛应用在各行各业中。在汽车工业、电子工业和烟草行业等制造业中,AGV 用于物料的分发、装配和加工制造等;在飞机制造厂和港口码头等的重型机械行业,AGV 用于运送模具和原材料等;在现代化医院、邮政部门、大型办公大楼以及宾馆业等非制造业中,AGV 更多地作为搬运机器人使用[8]。


自动化行业知识

成都非标自动化

成都非标自动化分享:4月16日,中兴被美国禁售元器件,禁售期长达7年。在美国商务部对中兴激活拒绝令后,中兴在企业内部信中称道:“任何通往光明的道路都不是笔直的,公司国际化征程也同样伴随着曲折和不平。”确实,如果一路上没有艰难与坎坷,那么成功又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回望我国的机床行业,从无到有、从一穷二白到自主创新,一路上同样充满了荆棘和坎坷。虽然直到今天我们仍然称不上是一个机床强国,但是在通往机床强国的道路上,我们一直在努力前行。“任何通往光明的道路都不是笔直的”,机床行业亦是如此。一、机床,又被称为工业之母,制造机器的机器。机床行业的上游包括钢铁、铸造行业,而下游则影响着汽车、铁路、风电、核电、船舶制造、航空运输以及关乎到国防的军工行业。它深深影响着我国的各个行业,也影响着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如果说制造业是国家的基础和命脉,那机床则是制造业的重中之重。没有机床,就没有电掣风驰的高铁;没有机床,就没有鹰击长空的战斗机;没有机床,就没有飘洋远行的航母。但是一直以来,我国的机床产业都走着一条极为艰难的道路。我国的工业起步晚、技术落后,而且几乎是在一穷二白的境况之下开始的,机床也在其中。彼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家非常重视机床技术,但是当时的中国没有经验、技术,谁也不知道机床要怎么造。在这种情况之下,清华大学和北一机床厂合作,攻克了各种难题,硬是于1958年造出了中国第一台数控机床,与日本的第一台数控机床同年造出。

到了六十年代,国外发达国家对中国进行了技术封锁,苏联也停止了对中国的援助,机床行业几乎没有了对外交流的途径,依靠着自立更生,我国的机床行业发展出十八家骨干企业,也就是后来的机床行业“十八罗汉”。这十八家企业默默支撑起了我国当时整个装备制造业乃至工业的发展。到1965年底,“十八罗汉”累计掌握的高精度精密机床品种达26种。到了改革开放以后,先进的技术和机床流入中国,受外来技术的冲击,原本落后的机床技术已经不能满足生产需要。由于人员过多、机构庞杂、人才流失、产销不对路等各种问题,十八家企业经历了破产、兼并、重组,一部分推出了历史的舞台。外资企业在中国建厂,民营机床企业也正式进入市场。二、趁着改革开放的东风进入的外资企业可以说在中国赚的盆满钵满,原因是一来在技术上国产机床少有能与其抗衡的对手,二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对机床设备的需求不断加大。利益趋势使这些外企涌入中国,如日本的FANUC、MAZAK,德国的DMG、哈默,美国的哈斯等知名国际机床企业进入中国市场。虽然这些外企纷纷进入中国,但是外企的核心技术却一直被限制进入中国。对于卖给中国的高端机床,中国企业只有使用权,不准拆卸研究,甚至连机床搬动位置,都要给外企打报告,更有甚者,最顶尖的机床干脆不卖给中国。所以一直以来虽然我国机床企业近几年同样发展迅速,但是核心技术却依旧受制于人。比如控制器,控制器是数控机床的核心,相当于电脑的CPU,是制造数控机床的关键技术。据统计,目前以日本FANUC和德国SIEMENS为首的控制器巨头的产品垄断市场80%以上,高端产品不仅垄断,而且限制中国进口。日本人称“没有日本的机床,中国的汽车产业将寸步难行。”这些话虽然有些狂妄,但也显示了中国在核心技术上的缺失。而由于基础材料科学、工艺、设计上的差距,则使国产机床的丝杠、导轨、伺服电机、力矩电机、电主轴、编码器,这些主要功能部件大部分还主要依赖于国外产品。以丝杠为例,虽然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产国,但是在基础材料科学上的差距,国内很难生产出制作优秀丝杠的钢材。“高端机床制造技术,我们与德国、日本的差距有15到20年。”四川普什宁江机床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甘凌曾在《人民日报》的采访中说道,和国外设备比,国产机床在稳定性、可靠性、效率等方面差距明显。国外机床可以24小时不停机,国产设备不行;国外机床1秒可以加工1个零件,国产设备可能要1.5秒。虽然近几年国内企业也开始做高端机床的集成,但核心技术如数控系统主要还掌握在德国、日本等少数企业手里。

三、当然,我们也不必妄自菲薄。中国有许多优秀的机床企业仍然在不断努力中。比如北京精雕。国内高速雕铣机制造的龙头,技术实力强劲,自己制造电主轴以及精雕软件,包括苹果在内的各大知名手机厂商都在使用北京精雕的机器。目前,北京精雕已具备了自主研发和制造CNC雕刻机、CAD/CAM软件、数控系统和高速电主轴的综合能力,年产10000台精雕CNC雕刻机,集研发、生产、销售、售后为一体。再比如济南二机床,作为曾经的“十八罗汉”,在面临机床行业的变革之后,锐意革新,不断突破创新,以国产代替出口,如今已跻身世界三大冲压装备制造商,连续7年订单量世界第一。值得一提的是,到目前为止它仍然是一家国有的独资企业。要知道,在如今的社会,相较于金融、地产、互联网等热门行业,制造业属于一个冷门行业,机床更是冷门中的“冷门”。但即使这样,仍有大批的人士坚守在机床行业,坚持为中国的机床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虽然我们的机床技术远不如工业大国,但是这种勇往直前的精神不应该值得我们的尊重和掌声吗?“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闲畏苦勿入斯门。”这就是机床行业的真实写照。但是我相信,“任何通往光明的道路都不是笔直的”。在我们失望于国产机床的落后时,请不要忘记我们的机床行业仍然在曲折与不平中不断前行。

成都非标自动化图片:

 

 

 

中山非标自动化设备

中山非标自动化设备分享:生态环境部副部长、国家核安全局局长刘华25日在京向三门核电有限公司颁发《三门核电厂1号机组首次装料批准书》,标志着这一举世瞩目的三代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完成,也是AP1000全球首堆,在设计、设备、建安、调试、生产准备等方面均已满足要求,即将投入运行。

阅读更多...

中国工业自动化进程

工业化是一个动态的、不断发展的过程,随着科学与技术革命的发展,工业化的内涵会不断地发生变化。这个动态发展过程体现在每一个工业企业中,即要以提升企业的经济效益和竞争力为目标,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手段,以开发和利用信息资源为对象,以优化企业的开发、生产、管理和营销等业务流程为主要内容,持续不断地接近和超越世界工业的现代化先进水平。在这里,我们不讨论工业化的发展历史和路程,只讨论在我国当今的国情和历史条件下如何加快工业化和制造业的现代化进程。为此,我们必须清晰地了解和分析我国工业化,特别是制造业的现状和问题。

阅读更多...